迪斯下台风波背后的人

0 Comments

9 月底,保时捷在法兰克福敲响上市的钟声。彼时,大众汽车集团高管们排成一排,为这个知名豪车品牌送上掌声。

近年来,这家世界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每项重大决策中都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前任 CEO、以数十亿欧元推动集团电气化发展的领军人物赫伯特 · 迪斯(Herbert Diess),另一个是对他的突然离职负有部分责任的丹妮拉 · 卡瓦洛(Daniela Cavallo)。

多年来,卡瓦洛代表不同的雇员群体,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她的工作帮助她建立了一个巨大的社交网络,不仅在工人中,在不同级别的管理层内同样如此。

随着汽车行业经历快速、前所未有的技术转型,大众汽车集团约 6 万名员工面临着不确定的未来。

卡瓦洛透露, 在迪斯看来,仅仅在总部沃尔夫斯堡,有 3 万个工作岗位都是多余的——这种主张完全没有可行性,与现实脱节。

早在 2016 年,大众汽车集团管理层和总工会签署了一份面向未来的协议。该协议意味着大众需要肩负社会责任感来管理大幅裁员工作。建立一个新的系统,转向新的业务,为员工的职业资格和技能提升提供预算。

因此,作为工会主席的卡瓦洛认为,转型,应当以一种尽可能负责任的方式处理,而不是迪斯这样发表激进言论,在员工中制造动荡。

作为一家德国股份公司,或称 AG(Aktiengesellschaft),大众汽车有一个双董事会结构:最高层是监事会,监督管理委员会。监事会任命管理委员会的成员,管理委员会负责日常运营。

从 19 世纪中叶开始,德国各州的法律规定在监督公司事务方面增加劳工代表。

对于员工人数超过 2000 人的公司,德国法律规定,来自公司工会和 / 或劳动力的代表占监事会的一半。此外,在大众汽车集团的案例中,来自大众汽车总部下萨克森州的代表拥有 20% 的投票权,同时对重大决策拥有否决权。

7 月份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对迪斯的罢免是一个严峻的提醒——在这个国家,核心工业集团的管理方式与任何外国企业都不同。

比起董事会,大众汽车集团实际上是由 66 万名员工在管理的。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由在德国的近 30 万名大量工会成员管理的。

他认为,从咖啡价格到沃尔夫斯堡运营中心自行车的使用规则,工会参与了太多事情的管控。事实上他也做出过 反抗 ——批准用机器人割草机取代来自工会的景观园艺师。

尽管如此,卡瓦洛对迪斯的电气化发展路线充满了赞美。她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与管理层有很多冲突。但事实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9 月,保时捷负责人奥博穆(Oliver Blume)接替迪斯成为大众集团新 CEO,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收获了工会的好评。卡瓦洛说: 迪斯的沟通方式让员工感到不安。而现在高层有不同的管理风格。 她认为大众的电气化道路会走得更快。

有人认为我们工会一直在阻碍业务发展,情况并非如此,因为我们做的都是必要的事。如果无法成功转型,我们自己的工作也会被危及。 卡瓦洛说道。

目前,大众集团已经设法避免了像大陆公司这样的汽车供应商所经历的大幅削减。尽管旗下子品牌奥迪和 MANAG(一家商用车、机器设备制造商)取消了一些职位,但在高尔夫车型和 Tiguan 车型的生产地沃尔夫斯堡,几乎没有人失去工作。

但是卡瓦洛和工会知道,这个巨大的沃尔夫斯堡基地正面临着比几十年前更大的压力。

沃尔夫斯堡工厂被设定为每年生产近 100 万辆汽车,但由于全球半导体的短缺,2021 年,从这里的四条装配线 年,即使供应链瓶颈得到缓解,前九个月也只生产了 30 万辆汽车。

然后是所有转型中的汽车制造商都需要面临的挑战:初期,电动汽车的利润比内燃机车型低。

卡瓦洛在谈到 6 万名员工的前景时说: 有时候,我们会达到一个临界点,好像没法再往前推进了。 即便在工会的推动下,该集团已经在利用率低的总部附近又建造了一个新的电动工厂。

她补充说: 但至少在某些部门进行裁员时,我们可以以对社会负责的方式进行,就像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她提到了提前退休计划和其他自愿裁员措施。

工会官员提到了集团内一个价值数百万欧元的项目,该项目允许数百名因健康原因不能正常轮班的员工在可调整高度的工作站上组装汽车仪表板,并提供现场理疗服务。

工会还对沃尔夫斯堡的现场支援感到自豪。他们在一份新闻稿中吹嘘: 大众每年生产的咖喱香肠比汽车还多。 此外,仅仅是员工在公司餐厅用餐的相关事宜,工会和管理层之间的协议就长达 97 页。

有些人说,这个负担过重的沃尔夫斯堡总部之所以仍旧能够良好运转,全靠利润更高的部门的补贴。

跟踪报道大众集团多年的前汽车分析师阿恩特 · 埃林霍斯特(Arndt Ellinghorst)说: 沃尔夫斯堡的账单都是中国市场在支付。然而,由于国内竞争,大众汽车最大、最有利可图的市场——中国的业务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放缓。

卡瓦洛承认,中国是大众汽车业务的一个重要支柱。她呼吁该集团通过在欧洲和美国的扩张来对冲赌注。

德国工会 IG Metall 提出加薪 8%。她表示: 我们会尽全力,看看我们能做到什么。

以 2022 年 10 月中旬为基准,年度通货膨胀率已经超过 10%。然而卡瓦洛驳斥了大幅加薪会使通货膨胀率进一步上升的说法。她说: 我们必须确保员工的购买力保持强劲,否则我们将更多地陷入经济衰退的危险,因为大家都不敢花钱了。

卡瓦洛更担心的是,德国正处于严重的能源危机,这个市场可能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具有吸引力,从而流失劳动力。她坚定地认为,工人的工资不是问题。

即使在过去,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也比其他国家高。 她说, 我们还是成功了。这是两码事,不会互相影响。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