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对话录 欧绪弗洛篇》读记:欧绪弗洛与恶霸马奎尔的正义

0 Comments

几天前我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放弃继续阅读《西方哲学通史》,不再囫囵吞枣,而是扎扎实实的从西方哲学起源开始系统的学习哲学。因为在《西方哲学通史》这本书里已经知道了苏格拉底的哲学是基础之中的基础,所以我决定先从柏拉图记录苏格拉底哲学辩论的一系列书籍重新开始阅读。

这本书算是家喻户晓了吧,似乎有“西方知识界必读之书”的影响力,更多的是涉及国家治理理念的讨论,所以我暂时没有把这本书作为第一本书去读,只是排在了第一位。

我正在阅读的一本书,是重庆出版社版,译者郭雅晴。书籍正文包含七个篇章,分别是——

第一个故事的矛盾与问题在于,当正义守护法律的时候,它如何阻止自己为了对抗罪恶而产生的与罪恶同质化的犯罪行为。欧绪弗洛对此的解答是,这要取决于当事人的行为是否符合神灵所接受的虔诚,如果是虔诚的,那么这种行为就不算是犯罪,比如欧绪弗洛自己所认为的应当控诉家父,反之则是其家父为了制止犯罪而擅自惩罚家仆而产生的犯罪行为,这是不虔诚的。

一代神王乌拉诺斯因为权力的诱惑而害怕自己的孩子会夺走自己的王位,因此吞噬了自己的孩子。为了正义,乌拉诺斯的儿子之一克洛诺斯选择惩治自己的父亲,取代父亲成为了二代神王。然而,最初因为选择守护正义而成为神王的克洛诺斯却没有抵住权力的诱惑,最终没有将正义守护到底,犯下了和他父亲同样的错误——吞噬了自己的孩子。

由此要引申出的问题是,智慧和公正如神明都无法坚持绝对的正义,欧绪弗洛所阐述的“虔诚的便是神灵所接受的”和“神灵所接受的便是虔诚的”这两种观念也就因为自相矛盾而无法立足了。之所以说这两种观念自相矛盾,是因为在法律面前,为了正义而正义是不可取的,因为只有先足够正义,才能得到确保正义得以实现的法律,而不是得到确保“正义”得以实现的法律,才要求自己及他人足够正义。这是两种本质完全不同的事物发展方向,即使强大如神明也无法修正。

在与欧绪弗洛的观点进行辩论和思考时,苏格拉底发现了矛盾和问题。这个矛盾和问题就是,当生活中没有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和善良时,我们为什么要去接受那种为了得到答案而强迫自己接受的答案。就像欧绪弗洛那样,他想要知道当凡人面对神灵时,什么样的态度才是神灵会喜爱的虔诚;会疑惑看到的正义与虔诚是否是为了代替罪恶与冒犯而被迫创造的没有选择的选择,却又无法找到最终可以解答一切矛盾与问题的答案。

在《欧绪弗洛篇》中,译者对苏格拉底普遍原理的做了一个注解,其中有一句很关键的话是——某物发生改变,并不是因为它生来就是被改变的事物,而是它被其他事物所改变。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任何事物都不是出现之后就有意义的,而是被为了意义而赋予意义的,这也就和我以前一个想法不谋而合,很多东西甚至一切事物的意义都是没有意义的意义。

在构思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个关于电影托比·马奎尔版《蜘蛛侠三 》的视频,其中表达的核心主题是,为什么彼得·帕克在受尽职场不公、恶人伤害亲人、命运抉择带来的痛苦之后,还能毫不动摇坚守内心的善良和良知。即使在被原始生存本能驱使下不分善恶的外星生物细胞的影响下,依然只是向一切不公正的事物所创造的强大的丑恶事物宣战,依然只是再面对罪恶时尽力遏制,即使强大如毒液蜘蛛侠的帕克依然只是想获得自己原本应该得到的薪水、工作、尊重,而丝毫没有想过要用这份能力去获取他唾手可得的东西。

也许这就可以回答前面的那几个问题,我们可能无法找到关于“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我们可以在对外面对罪恶、对内自我迷失时选择坚守善良和良知,见人之恶,如己之恶,毕竟因果循环,没有为了正义而正义的事物,也没有为了罪恶而罪恶的事物。当我们看见有人以不正义之名行罪恶之事时,首先要做的不是站到罪恶的对立面,而是要保证自己不会站到正义的一面去无视自己可能存在的罪恶。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